强烈推荐|这位“高配版姜文”知道的人太少了

我们今天推荐的这位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是当今在世最伟大的导演之一,他的祖国历经战乱,不断在动荡乃至于解体中,祖国的名字也历经变化:南斯拉夫,黑山和塞尔维亚,塞尔维亚。

他出生在动荡的萨拉热窝,是巴尔干半岛的电影天才,也是享誉世界的电影大师。

这部1985年的作品是库斯图里卡的早期之作,拿下当年的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年仅31岁的库斯图里卡声名大噪。稍微对库斯图里卡了解的影迷,可能对他的电影风格略有耳闻:极其热烈的狂欢色彩,饱满躁动的配乐,深沉悲壮的寻根式乡愁,还有荒诞甚至奇幻的剧情细节。

但在这部《爸爸去出差》中,库斯图里卡还没有形成后来的那种鲜明的视听风格,而是出奇得细腻、沉静,虽然也有嬉闹喜剧的色彩,但整体基调上是偏静的。

电影以一个小男孩的视角和旁白,描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南斯拉夫,一个家庭在政治动荡中生存状态。电影叙事有条不紊,好色的父亲,忍辱负重的母亲,还有人心叵测的亲戚,在政治运动中产生了各种碰撞与分离,而他也深深爱恋一个身患绝症的邻家小女孩。片名“爸爸去出差”,是父亲遭受政治迫害离开家庭前对儿子说的话:爸爸只是去出差,很快就回来。

库斯图里卡在1989年拍摄了《流浪者之歌》,艺术风格进一步鲜明与激烈化,可以说从这部电影开始,库斯图里卡才成为大家今日印象中的他,那种狂欢式的欢闹气氛,开始在他的电影里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

库斯图里卡特别喜欢拍婚礼场景,《爸爸去出差》的最后也是婚礼,但还比较克制,在《流浪者之歌》里就开始加入更加荒诞不经的闹剧元素:说是闹剧,却有着强烈的冲击力。比如叔叔开着汽车把房子拉起来,比如身体飞到天空,比如用意念控制勺子等等。

魔幻现实主义的元素,在库斯图里卡的电影里浮现,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人性纯真的逝去”,贫困但善良的主角出去谋生,加入到一个以控制乞讨儿童牟利的团伙中,最后大发横财,丧失了本真,遭逢了一系列悲剧,而悔恨的他最后希望赎罪,却为时已晚。流浪者,不仅是身体的流浪者,还是灵魂的流浪。这部作品拿下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奠定了库斯图里卡大师地位。

主演: 约翰尼·德普 / 莉莉·泰勒 / 费·唐纳薇 / 文森特·加洛 / 杰瑞·刘易斯

成名后的库斯图里卡在故乡萨拉热窝教电影,同时在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邀请,在美国开始教授导演课程,其中一个学生的剧本吸引了他,后来在1993年拍摄成《亚利桑那之梦》。

这部电影是库斯图里卡的第一部英语片,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三十岁的德普是这部电影的主角,并在电影中发挥出色,演技惊人。

在这部纯美国范儿的电影中,库斯图里卡还是成功地融入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奇幻和隐喻的色彩更加癫狂,围绕着德普和一对母女的关系,营造了一种梦幻般的效果,而且很明显有着浓烈的乡愁情绪:在电影开头,德普梦到自己是爱斯基摩人,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

主演: 马诺伊洛维奇 / 拉扎尔·里斯托夫斯基 / 米里亚娜·约科维奇 / 斯拉夫科·斯提马科

时隔两年,库斯图里卡在1995年达到了创作生涯的最高峰,长达三小时的史诗巨作《地下》震撼世界影坛,第二次摘下艺术电影最高桂冠戛纳金棕榈,成为屈指可数的双金棕榈得主。《地下》可以说是库斯图里卡写给祖国的一封爱意饱满、恨意饱满、五味杂陈的家信,在艺术水准上达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

这部电影的故事有种《桃花源记》的意思:有这么一群生活在地下的南斯拉夫人,不知道地面上发生的各种时代变迁,从纳粹时期的1941年一直生活到南斯拉夫内战的1995年,他们没有经历这段曲折的祖国历史,从地下上来后,面对的是巨大的虚空。主角伊万跑过地下隧道,经过的军车问他到哪儿,伊万说南斯拉夫,军车的司机笑着说:世界上已经没有南斯拉夫这个国家了。

祖国已经不存在了,已经分裂成许多国家了,这种家国历史的变迁不是每个民族都经历过的,这是库斯图里卡极为特殊的人生经历,也是他精神世界如黑洞般存在的创作力之源,这种虚空、荒诞,让他的作品变得愈发爆裂、多彩,给人无比强悍的视听冲击,光是那些配乐,就足够让人飞天。

几年前,中国电影资料馆曾放映这部巨作,笔者有幸在大银幕上感受了一遍,那种冲击力终身难忘。如果只看一部库斯图里卡的作品,必须选择这部《地下》。

库斯图里卡的作品有很强的吉普赛情节,个体的流浪,家庭的流浪,乃至于一个民族的流浪,这种流浪可能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无止境找寻。1998年的这部《黑猫白猫》多少是库斯图里卡作品序列中的异类,因为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这是库斯图里卡最为欢乐喜庆的电影,没有太多的政治重量,结尾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团圆,happy ending。

剧情的核心是吉普赛青年扎拉的爱情故事,其中有一段是他和深爱的姑娘在向日葵田里亲热的场景,令人想起张艺谋的《红高粱》,很可能正是库斯图里卡的致敬。上文就说过,库斯图里卡特别钟爱婚礼、家族聚会这种场景,而且喜欢在每部电影里都安排一个演奏队(在《亚利桑那之梦》中安排的是墨西哥演奏队),喧闹喜庆的演奏,加上鸡飞狗跳般的角色冲突,让这些场景变得如此令人难忘,希腊电影大师安哲罗普洛斯也喜欢拍聚会,但完全就是另一个路数:悲伤、沉痛、肃穆。

库斯图里卡用欢腾无比的场面,表达的也是内心深处对国家的深刻眷恋,巴尔干半岛人民的风俗样貌,在他的电影里得到了最好的保存和呈现。库斯图里卡的风格是如此鲜明,简直听到配乐就能分辨出是他的电影。

2004年库斯图里卡推出新作《生命是个奇迹》,风格上依旧是典型的库斯图里卡,各种动物出场,火车,聚会,战争,家庭变迁,荒诞不经又充满童真的奇幻想象力。故事背景是1992年的南斯拉夫内战前夕,塞尔维亚工程师卢卡为了修建一条旅游铁路,带着妻子和儿子来到山区安家,他不管任何战争的传闻,全身心地投入到铁路设计中。战争爆发后,儿子参军入伍,妻子和情人私奔,失落的卢卡在炮火中等待妻儿的归来,却得知儿子被敌军俘虏的消息。

偶然机会下,卢卡救下一名敌军民族的女子撒巴哈,他想用撒巴哈交换成为俘虏的儿子,却渐渐与这个姑娘产生了感情。饰演卢卡的演员正是《地下》中的主角伊万,跨越将近十年的时间,伊万苍老成了卢卡,仿佛是一个续篇。

看了这部电影,会很容易联想到姜文的作品,也早有说法姜文受到库斯图里卡电影美学的深刻影响,但这种看法不太可能得到印证。不过客观来说,姜文电影里的那种狂欢乃至意象上的选择,和库斯图里卡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作为演员,库斯图里卡也参演了一些作品,《生命是个奇迹》之后他还导演了《给我承诺》、《马拉多纳》(他本人是足球迷,电影里经常有足球元素)和最新的《送奶路上》。他不是大家印象中的欧洲艺术片导演,他的电影艺术水准高超,但决不沉闷,相反,你得做好准备迎接那种连续不断的热烈冲击。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