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时装:巴黎的精神时尚(组图)

高级时装作为巴黎独有的精神时尚,也是装饰艺术和豪华服饰的橱窗。严格区别于“成衣时装”的高级时装,由于其“独此一件”和全部手工缝制两个特点,吸引的顾客数量自然十分有限。时装界人士公开的说法是,全世界青睐和有意购买高级时装的客人已经从几年前的5000人降到了近年的1000人,但有人透露,实际的顾客人数全球不超过300人。不在乎路途遥远、也不在乎美元疲软的美国顾客和一掷千金的阿拉伯贵族是其中的主体。在高级时装业鼎盛时期,数十家高档时装公司受邀参加展示是常有的事。而7月初举行的2003—2004年秋冬季高级时装展示会,只有十几个来自各国的高级时装设计师登台献艺。专家们说,正是因为一年半以前伊夫·圣罗兰的隐退,引发了世界高级时装设计界心照不宣的“接班”之争。希望填补圣罗兰离去留下的巨大真空的设计师们,利用一年两次的巴黎高级时装展示会争相亮相,所以也显现出某种也许是暂时的辉煌。高级时装展示的“泛表演化”

高级时装展示会的场地一般都选择在巴黎市中心的高级饭店、歌舞剧院、艺术学院、卢浮宫里的会议厅。一场不足30分钟的展示会,成本大约在15万-150万欧元之间。每个展示会都有二十多个模特登场,展示二、三十套服装。虽同属于高级时装公司,均是经过专业协会严格评选出的榜上题名公司,但从时装发布会召开的地点,还是能看出各公司在经济实力、设计水平、品牌档次、在时装界的地位等方面的差别。比如,迪奥公司的时装发布会,几年来都是在位于香榭里舍大街的丽都夜总会举行,除了香榭里舍大街和丽都夜总会的知名度高,剧场内部装饰豪华、气派外,场内面积宽大、接待客人多也是原因之一。迪奥毕竟是时装界的顶级品牌,在同行业中也属资深的公司,慕名前来的观摩者、捧场者、借机扬名的赞助商大有人在。当然丽都夜总会的场租费也一定非其他场所所及。

高级时装展示会的形式多样,T型台并非唯一的选择。弗朗克·索尔波耶的时装发布会,已连续几年在巴黎轻歌剧院举行。他偏爱剧场里的舞台效果,音乐也采用现场演奏。2002年春夏、秋冬两次时装发布会,都是把一架三角钢琴和模特们同置一个舞台。在钢琴伴奏下,模特们走在撒满玫瑰花的舞台上。虽然是时装表演,却融入了戏剧化的表现形式,有舞台背景和简单的情节。2003-2004年的秋冬时装发布会,以中东风格为主题,舞台上两名伊朗乐手弹奏着民族乐器,背景是若干块波斯挂毯,并在剧场里点起了薰香。“全球独此一件”的高级时装

高级时装均是时装之精品,设计者对每件作品的每个细节都像艺术品一般去设计、裁缝,手工精致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每件服装价格昂贵,约在2000-20000欧元之间。高级时装的精致之处,不仅仅是其一针一线的缝制过程,而且从面料的纺织工艺起,就有严格而特殊的要求。巴黎手工业协会中的部分企业,就专门为高级时装公司提供辅助性服务,比如纺织用的纱线、面料加工、特殊辅料、钮扣搭链、小饰品等等。仅从纱线的样式,就可见其与众不同,如:线上系着羽毛、镶着亮片或小珠子、线的粗细不均或曲直相间等等。每道工序出产的数量很少,仅专门为一件服装特制。而天后级时装公司还有自己的专门饰品加工坊,比如香奈儿时装公司就有女帽、鞋履、刺绣、服饰珠宝、羽饰工艺等分门别类的手工加工室。

高级时装展示会的主角当然是服装本身,但也少不了起陪衬和烘托作用的配角,如被称为“脚上之惊叹号”的时装鞋、衣服上或模特手中的高级饰品、模特们的发型、发饰及面部化妆等,它们都包含了设计师的创作意图,也是经典之作。

纪梵希公司负责高级时装的经理对记者介绍说,如果客人有意购买高级时装,需要到公司来“量体裁衣”3次,等上数周时间才能拿到根据自己的身材尺寸专门制好的服装。也有客人点名要展示会上由模特穿着亮相的那一件高级时装。从她的介绍中我们还明白,其实高级时装的“全球独此一件”的惯例也不是绝对没有例外的。今年纪梵希公司推出的一件黑色上身镂空雕花长裙,现在就有来自同一个城市的两位美国客人在洽购。她还介绍说,曾经发生过在一个晚会上,3位来宾身着同一款高级时装亮相的故事。“后文胸时代”的模特

高级时装展示会的模特,有讲法语的、也有讲英语或其他语言的。每场表演都有一、二个黑人模特,近几年也常见到亚洲面孔的模特。能成为巴黎高级时装展示会上的模特,一定是模特行业中的佼佼者。而模特一旦置身于展示会中,他们又成为最普通的一个成份。在整个展示会期间,突出的重点首先是服装本身的艺术价值,其次是大客商们和设计师们的评判、喜好。模特只是一个快速的、流动的载体,目的是让这些高级时装产生动感、烘托时装的表现效果。每次展示会开始前,模特们自己赶到现场,发型师、化妆师逐个装饰她们。如果展示会是在非演出性场所举行,化妆间都是临时布置的,既不标准也比较窄小;暂时没轮上化妆的模特就在门外席地而坐,抽烟聊天。赶上吃饭时间,一瓶矿泉水、一个三明治就结束了战斗。展示会刚一结束,模特们还没来得及脱去最后一件礼服,记者、观众、设计者的友人已涌进后台,看到时装公司的职员正在小心翼翼地帮模特脱下盛装、摘去饰品,不能让艺术品有一丝损坏,也不要丢失任何一个小配件。当模特们脱去高级时装,她们的作用就暂告结束,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穿上自己的衣服。她们穿着牛仔裤和紧身衫、脚踩轻便的凉鞋、肩背大帆布包走在大街上时,其普通的形象很难让人与刚刚身着价值十几万欧元盛装的淑女或贵妇联系在一起。而她们的表演则是无可挑剔的,尤其是遇到突发情况时,都能处理自如。我们曾亲眼看到有一位模特走在T型台上的时候,脚上13厘米高的鞋跟突然掉了一个。全场观众不由得为她担心,但她神态自若,继续迈着猫步,双肩没有一丝不平衡的迹象,如果不是第一排的观众看见了台上的鞋跟,恐怕无人知道其中的破绽。还有一位模特,刚上台,一只鞋的鞋带就松开了,她索性把两只鞋都甩掉,赤着脚走,一样潇洒。今年T型台上的小姐们,很多已经省略了文胸这个细节,据说这叫进入“后文胸时代”。充满“表演欲”的观众

高级时装的大部分样式与潮流无关,也不代表最新的风格、时尚,它体现的是时装艺术。时装界人士,他们的穿衣打扮特点是重时尚、领导服装潮流、求新奇、处处标新立异。所以各个高级时装展示会开演后,表演厅内观众欣赏服装精品、体会高级时装艺术的魅力,而开演前,表演厅外却是了解时下服装流行趋势的绝好机会。怪异的式样、抢眼的色彩、奇装异服令人大饱眼福。

来宾中绝大部分是服装界人士,如设计师、销售商或模特,但也有个别来宾属于“不务正业”的非业内人士。当大家把视线或镜头聚焦在模特穿着的长裙、大衣上时,有人却将摄像机的镜头方向朝下,专拍模特脚上的靓鞋,会场上其他人士的鞋,只要被他相中,也一律收入镜头。显然这是一位鞋的设计者。还曾见过一位女士,在素描本上画了无数个模特的发型,虽然她从第一个模特上场画到设计者谢幕,却没有记录下一件时装的样式。不难看出,她的关注点不是时装的风格,而是发型样式。虽然他们都不为时装而来,可同样不虚此行。

在观看表演的人士中,最紧张也最辛苦的,当属摄影记者。他们首先要抢占最佳位置,虽然每场发布会都有摄影记者专席,但常常是地小人多,摄影记者不光要背着相机、镜头,有的还得自备小梯子。当前面的同行遮挡镜头时,赶紧在脚下加高一截,以免错失良机。在高级时装展示周期间,除了十几家上榜的公司外,尚未被定为高级时装的几家公司也参与展示活动,还有外来的大品牌公司。因此一天连续参加三、四场发布会是常有的事。摄影记者往往是刚结束了一场,立即赶赴下一场。而且,他们永远是站着的观众。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