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会杯演悲剧:里昂专机送遗孀 曼城23号永久退休

国际足坛五洲绿茵国际足联联合会杯最新动态

从里昂到曼彻斯特,从喀麦隆到英国、到法国,福的不幸倒下让全球足球界震惊,各方的唁电像雪片般飞来,这是曼联“慕尼黑空难”以来足球历史上最催人泪下的悲剧。

比赛结束后不久,聚集起来准备庆祝胜利的喀麦隆人泪飞顿作倾盆雨。首都雅温得的一个公务员说:“有一刻,我们是如此快乐,然后……我们在街道上哭泣,我们在社区哭泣,我们在城镇哭泣。到处都有哭声,我们都在悼念。”一些人甚至哭泣到昏厥,为庆祝胜利而装点的彩车安静地停在了路边。酒吧里电视纷纷被关掉,球迷们悲哀地回家,一个老板说:“我用来庆祝战胜哥伦比亚的啤酒都酸了,我再也不能喝啤酒了。”

喀麦隆足协和很多给全国电台打来电话的人建议:为福的葬礼正式安排一个全国哀悼日。总统比亚给福在雅温得的家人发去了唁电。在那里,福的一个姑姑嚎啕着:“你是这个家族的光芒,你为什么要走,把我们留在黑暗中?”

正在东京踢J联赛的射手姆博马星夜兼程返回国内准备参加葬礼。而心脏曾有致命疾病的尼日利亚球员卡努痛苦地回忆说:“我只和他见过3次面,他就答应来参加今年3月在博尔顿举行的心脏病慈善义赛,我们失去了一个真正的伟人。”

在里昂俱乐部的总部,人们可以醒目地看到福破门后张开双手庆祝的巨幅照片。周日,里昂俱乐部的专机将送福的遗孀玛丽·路易斯去法兰西大球场观看联合会杯决赛。里昂主席奥拉斯也取消去西班牙进行的转会谈判并决定将福在里昂穿过的17号球衣永久退役。

福的葬礼将在本周进行,正在阿尔卑斯山集训的里昂队员将下山赶回里昂参加福的葬礼。同时福登陆欧洲赛场的第一个俱乐部——法甲朗斯也将让福当年穿过的球衣号码退休。另外,一场里昂和朗斯之间的义赛也正在积极安排中。

福生前效力的最后一个球队是曼城,他上赛季为俱乐部共出场35次,进球9个。在迁往曼城体育场之前,福攻入了曼城在缅因路球场的最后一个英超进球。他的死讯传到曼城后,英国媒体说这里变成了“泪雨之城”。

曼城已经决定让福在这里穿过的23号球衣永久退休,有人还提出要把曼城体育场改名“维维安·福体育场”。一年前从里昂租入福的基冈本准备在夏天谈妥他的转会事宜,但现在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我们都怀念他的笑容和他的人品……你或许要熟悉福才会完全喜欢他这个人,尤其是他的穿衣风格——但无疑他被所有人喜欢着。”

无数球迷来到缅因路球场,默默地参加曼城队牧师为福举办的追思仪式。俱乐部主席瓦德尔在这里留下了一个花圈,而曼城蓝色铁门上缠满了鲜花、围巾和球衣。甚至一个曼联的球迷也来到了这里:“为失去一个超级中场而哀悼,保罗·奥康纳和全世界所有的曼联球迷敬上。”

福的经纪人记得,福总是以家庭为重,他总是说:“我的孩子饿了,你帮我找到最好的俱乐部。”基冈已经表示,俱乐部会竭尽所能帮助福的妻子和他的三个孩子,包括刚刚降生才2个月的那个婴儿。具体的方法或许将是和福呆过16个月的西汉姆联举行一场义赛。卡努也已经表示,他可以组织一支非洲明星队参加任何义赛。

如果福能够活着回到喀麦隆队下榻的宾馆,他将会看到朴茨茅斯主帅、曾经在西汉姆联执教过他的雷德克纳普的一份传真,邀请他下赛季加盟。雷德克纳普在刚接到消息时深感震惊:“我还准备在赛后给他打电话呢,他对加入我们有兴趣。他是一个温柔巨人,在西汉姆联时,所有人都喜欢他。弗格森爵士在我购入他前曾试图和他签约……在那之后的这些年中,弗格森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我想他也会悲痛欲绝。”

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也对福的去世表示了哀悼,但他仍然命令联合会杯的比赛继续举行。在28日晚举行的三、四名决赛中,亲眼目睹福倒下的哥伦比亚球员无心恋战,他们和土耳其在赛前保持了1分钟的默哀。唯一留下污点的是半决赛中的土耳其球迷,他们无视福去世的悲伤,一如既往地又叫又跳,还向场内扔杂物。 克韩克韩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