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职太太刺死英国高管丈夫后中英家庭陷入子女争夺战

今天和大家讲一起发生在5年前的跨国婚姻情杀案。很难想象,为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受害者家属需要给凶手巨额报酬,才能讨回公道……

2017年3月,湖北女子付薇薇带着两个朋友上门“捉奸”。见到分居两年的英国丈夫迈克和他的新女友后,她掏出藏在包里的尖刀刺向两人,最终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

付薇薇被逮捕后,迈克的父母与她的家人展开旷日持久的孩子抚养权争夺战。为了带两个孩子回英国,迈克家人陆续支付了近100万人民币的费用,包括往返机票、律师费,以及给付薇薇家人的补偿款。

很难想象受害者家属需要给凶手巨额报酬才能讨回公道,但实际上这已经是在外交部干涉下,在经过近3年艰难的拉锯战之后,他们能得到的最好结果。

“当你站在三岔路口,面对命运的巨变,做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这句话来形容付薇薇与迈克·辛普森的相遇最好不过。

1984年,付薇薇出生在湖北襄阳南浦县,父亲是个不识字的自行车修理工,母亲以务农、打零工维生。家里收入微薄,前面还有个哥哥,作为女孩的付薇薇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经济支持,让她继续学业。

2000年,16岁的付薇薇离开家乡前往大城市谋生活。虽然她没有高中文凭只能做底层工作,经过9年努力,她还是在上海成功落脚,并在国外快时尚品牌NEXT门店里从事童装销售一职。

同年,迈克·辛普森被NEXT集团外派到上海工作,负责拓展远东市场及业务管理。初来乍到,迈克想要对中国市场有深入了解,去门店查看销售情况是非常必要的事。

这段婚姻很多人并不看好。迈克是英国中产家庭出身,父亲在大企业担任战略及商业咨询顾问,与付薇薇的家庭背景相去甚远。

另有坊间传闻,当付薇薇决定要和迈克领证时,她的父母也颇有怨言,因为迈克没有给彩礼,也没有买房子,他们结婚时住的房子还是公司提供的,这让他们在老家人面前“没面子”。

起初,外界的议论没有影响到两人的感情,和迈克结婚后,付薇薇辞去店员工作,专职做家庭主妇。从她的FB动态可以看出,最开始几年两人感情是很好的。

2011年2月13日,她发布了4条动态,有与丈夫家人一起旅游的合照,也有她抱着大儿子杰克的留影。在儿子出镜的视频中,她写下“like father like son”。

不过随着两人相处时间长了之后,裂痕逐渐出现。付薇薇的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两人是因为迈克遇到经济问题,家庭资金紧张而产生矛盾。另有外媒报道,她“渴望过上一种物质充裕的生活”,但迈克无法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之后迈克的父亲伊万·辛普森透露了另一个“更真实”的情况——两人三观大相径庭,尤其是前儿媳付薇薇的性格“比较以自我为中心”。因为闪婚,迈克对付薇薇并没有深度了解,当结婚之后才发现,年轻的妻子“喜欢出去玩,花很多钱买东西,泡吧,她不关心家庭,只关注购物”。而且他觉得妻子不够成熟,没礼貌,比如两人婚后第一次回英国过圣诞时,她一直低头玩手机,完全不和别人沟通。这让对家庭生活非常重视的迈克心里起了隔阂。

当然,不和迈克家人聊天这一点,我认为可能是中英之间的文化差异,让付薇薇无法融入他的家庭,最后她选择竖起屏障,把自我隔离在外。

而且,付薇薇对迈克还不时有暴力行为。英国《每日邮报》中提到,伊万回忆起2012年最后一次和迈克夫妻见面时,迈克的额头上有伤疤。儿子告诉他,是两人吵架时,付薇薇把盘子砸到自己头上造成的。当他向儿子建议应该考虑离婚,迈克回答道,“我们之间的问题就是她存在暴力倾向。”

当迈克逐渐把生活重心放在养育两个孩子身上,对她关注度更少后,两人争执日渐频繁。最终因为没有共同语言加之每天不停吵架,2015年,迈克向付薇薇正式提出离婚。付薇薇坚决拒绝离婚请求,最终两人开始分居。这也是迈克的权宜之计,因为中国《婚姻法》将夫妻因感情破裂分居两年以上,视为离婚重要评判条件。

因为迈克有足够经济实力支付孩子们的生活、学习费用,在分居协议中约定,孩子交给迈克抚养,付薇薇定期有探视权。分居后,迈克的心情显然轻松很多,在他的社交平台中,从2016年开始一直到他去世前,发布了大量动态,都是和孩子在公园、迪士尼乐园或是回英国老家玩耍的合照。

与此同时,迈克逐渐对同为NEXT高管的林静产生好感。这个在英国留过学的女生和前妻有很大差别,迈克感觉和对方在相处过程中常有精神共鸣。2017年1月,迈克向林静坦白自己现在处于和前妻分居期间,正在办理离婚手续。两人很快确定关系,迈克带着两个孩子和她同居。

虽然在英国社会中,长时间分居并开启了离婚程序后,双方就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始新的约会了,但对在中国社会长大的付薇薇来说,这就是背叛,因为两人还没有离婚,她也不同意离婚。

2017年3月20日,带着孩子到自己住处玩了一个周末后,付薇薇在周一上午把孩子送回去,她看到了林静放在沙发上的女士包。发现迈克“出轨”,付薇薇非常愤怒。她迅速联系了自己在上海的两个好朋友,告诉她们晚上一起去“抓小三”。

当晚8点,确认迈克和林静都下班回家后,付薇薇带着两个女性朋友上门“捉奸”。根据这两个女性朋友供述,她们只知道付薇薇包里揣着身份证和结婚证,可以证明自己是合法“正室”,她们要做的就是拍摄小三林静的照片,录下她被打的样子,放在社交平台上曝光她的“丑事”。

迈克打开门后,冲进屋内的付薇薇和她的女伴对迈克大骂。听到争执声的林静从厨房里走出来,这两个朋友立刻向付薇薇喊道,“看,她在这儿呢!”

随后的事出乎所有人意料,付薇薇突然掏出包里揣的刀,向林静的肩膀和手臂捅去。后经医院判定,林静动脉被割破,造成大量失血,肩部的刀伤让她的右手神经受损,她也可能再也无法使用右手。

看到女友林静的伤口喷出鲜血,迈克抱住林静身体,阻止付薇薇继续行凶,并替她按压伤口,大叫着让付薇薇一行人叫救护车。或许是这个维护“小三”的举动刺激了付薇薇,她举起刀刺向背对自己的迈克。

见状,付薇薇的两个朋友赶紧拉住她的手,让她不要再犯错了。可惜为时已晚,据迈克父亲伊万的代理律师提供的庭审报告,迈克一共身中四刀,在颈部和肺部的两刀是致命伤,让他当场身亡。

这一切发生时,迈克和付薇薇的两个孩子正在楼上的房间里睡觉,对母亲杀害父亲的事实浑然不知。

2017年3月20日上午,迈克的父亲伊万从林静给迈克母亲琳达发来的消息中得知,迈克遇害了。

当时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以为是孩子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因为迈克平时就爱捉弄人。5个小时之后,他的另一个儿子安德鲁也给他打电话说,林静从医院里给自己打了电话,告知迈克的死讯,自己已经联系过警方,确认消息属实。

2017年3月21日,迈克父母准备飞到上海处理迈克的后事,站在机场门前,他蹲在地上痛哭,“我不想知道飞机到达目的地后等待我的是什么。”

在飞机上,伊万想起自己两个年幼的孙子孙女,父亲被害母亲被捕,他们应该怎么生活?等到了上海后,他才知道,3月21日付薇薇的父母已经将杰克和爱丽丝接回湖北南漳的老家生活。他想联系前亲家,让他和孩子们通话,了解一下孩子近况,但他并没有付薇薇父母的联系方式,他也给付薇薇哥哥发过消息,对方却从未回复过他。

2017年11月,迈克被杀案开庭。开庭前夕,付薇薇家人见到伊万极力游说,希望他可以出具谅解书,减轻付薇薇的刑罚。伊万拒绝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原谅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

法庭上,付薇薇的辩护律师说她是正当防卫,并不是故意杀人。伊万出示了英国方面法医的尸检报告,证明迈克生前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杀死的。

最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付薇薇获无期徒刑,2035年以前不允许假释、减刑。

伊万说,“失去迈克让我们的家庭永远缺了一块,如果他们把孩子也带走,就基本上把整个家庭都抹掉了”,同时伊万也承认自己“有自私的心理”,“他们是迈克的,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也真诚地相信我们可以比孩子在中国的家人(为孩子)做得更多”。于是伊万开始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坚持要求取得孩子们的抚养权,把他们带回英国。

我认为可能是伊万最开始的态度让付薇薇家人感到不满,他屡次拒绝付家人要求出谅解书及经济补偿的要求,以至于在后期孩子的抚养权争夺问题上,对方丝毫不退让。

最开始的拉锯战发生在2017年——2018年,杰克和爱丽丝被带回南漳后,付家人告诉他们,父亲迈克已经抛弃了他们,他现在去国外工作了,不会回中国。《》里记录了付家人这样做的原因,他们说,“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等他们长大后,我会告诉他们真相。”

这件事让迈克的哥哥安德鲁非常气愤,他觉得这是一种“侮辱”,因为迈克“爱他们胜过一切,知道孩子们相信他们的父亲选择离开他们,这是对他记忆的最后侮辱”。

伊万同样很伤心,“最让我们不安的是孩子们正在慢慢失去迈克,他们(付薇薇家人)似乎正在积极地将他从孩子们的记忆中剔除。“

同时,伊万和琳达一直被付家拒绝和孩子们接触,他们寄给孩子的明信片、礼物也被付薇薇的哥哥拦截,没有送到孩子们的手上。伊万还告诉《每日邮报》记者,“孩子的舅舅居然告诉他们,爷爷奶奶根本不爱他们,不想要他们,所以才不来看他们。”

2017年11月,付薇薇杀害丈夫一案宣判后,孩子奶奶琳达托律师与付薇薇家人协商,希望能带孩子到英国抚养。付家人非常果断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只同意一年给两人一次探望的机会,并且是否能执行要经过付家人同意。

迈克去世前,孩子们是外籍,在国际学校就读,双语教学,回到南漳后,在村小上学,只有中文教学。

之前孩子们有自己独立的房间,现在他们和表兄挤在同一个房间睡(是的,女孩爱丽丝也和表哥一起住)。

伊万向付薇薇父母表示,“我知道在中国的外公外婆也很爱孩子们,但如果他们能在英国生活,至少他们会有一个很舒适的家,会有机会接受更高质量的教育。爱丽丝可以学芭蕾,杰克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已经提前联系好了一个中国家庭教师。他们可以继续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

付家父母依旧拒绝了他的请求,他们说,担心孩子们去了英国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所以不会让出孩子的抚养权。

为了接回杰克和爱丽丝,伊万选择了让步。他委托律师告诉付家人,如果把孩子抚养权交还给他们,他们愿意放弃一切赔偿,给予10000英镑补偿,并且出具谅解书,让付薇薇服刑期减少到10年。

付薇薇哥哥联系律师,计算出高达64000英镑,合计人民币约55万元的“押金”,确保他们会每年回国,让伊万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我推测付薇薇父母认为女儿无论如何都要坐牢,10年和20年没有差别,所以他们只盯准“经济补偿”。

这一要求在伊万看来就是“利用孩子作为敲诈勒索的棋子”,他的律师方洁接受记者采访时,将这种行为称作“接近于贩卖儿童的非法行为”,她警告伊万不要屈服,不然付薇薇的哥哥只会把这个数字推得更高。

抚养权争夺陷入胶着状态,伊万心想,即使付家人以孩子为要求,至少孩子的母亲会希望孩子过得好吧?他向上海监狱申请探望付薇薇,告诉她希望她能支持他们得到孩子监护权。结果付薇薇拒绝合作,也没为杀死迈克向他们道歉。她告诉伊万,她会把决定权留给自己家人。

2018年,无助的伊万和琳达向英国驻中国大使馆求助,希望能夺回监护权。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无能为力,因为“跨国婚姻的离婚案例中,外籍子女一般会判给中国籍的母亲,而且孩子和外公外婆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多,法院越有可能把孩子判给外祖父母一方”。

在这六个小时的见面中,他们带着杰克和爱丽丝读英文儿童读物,但孩子们已经不能理解了,因为他们已经一年没说过英语。后来伊万给杰克看了迈克的照片,孩子一看到久违的父亲就失声大哭。

探望时间即将结束,孙子杰克问爷爷伊万,“我可以和你一直待在这儿吗?”伊万只能一边难过一边送他出门,“不行,我得送你离开了。”

孩子们离开了,付薇薇父亲告诉伊万,付薇薇失去了丈夫,你们要向她表示同情,最好是为照顾孩子的我们付赡养费。

伊万将一本纪念册——他和前妻为儿子追悼会准备的孙子孙女照片集,扔到对方身上来给出自己的回答,“你忘了我儿子是怎么死的吗?”

“你们觉得我是来带走孩子们的坏人吗?我们是失去儿子的人。你的女儿杀了我们儿子,也杀了孩子的父亲!”

2019年,关于孩子抚养权归属问题的官司已经打了整整一年多,伊万开始有一种感觉,如果案子继续没有结果,可能法官会判决让两个孩子永久留在中国。

虽然憋屈,他还是同意了用经济补偿的形式来换回孩子。这次付薇薇家人表示,他们只愿意把女孩爱丽丝的监护权让出来,因为他们要留下孙子杰克,让他长大后可以照顾出狱的母亲。伊万交出9200英镑(合计人民币79120元)给付薇薇父亲,换回了接爱丽丝回英国的权利,以及他们和杰克视频通话及每年一次探望的机会。

走出法院,律师方洁让伊万两人带着孩子赶紧跑上车,避免付家人临时反悔。很快他们坐火车回到上海,准备紧急签证回国。此时的爱丽丝已经很难和爷爷奶奶沟通,她已经丢失了英语能力,只能通过手机翻译App和他们交流。

这是爱丽丝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和杰克分开。给爱丽丝收拾行李时,从来没有和妹妹分开过的杰克哭着求外婆,“不要让爱丽丝走。”到了上海之后,伊万发现爱丽丝在偷偷哭泣,因为她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能和哥哥生活在一起了,她说,“我不想离开中国”。

要么可以带走一个孩子,要么一无所有,留下杰克独自在南漳的伊万和琳达非常内疚,但他们还是只能逐步完成抚养权争夺计划,此时他们已经耗费了10万英镑。

回到英国后,事情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取得了通信权,每天爱丽丝都能和杰克打视频电话,聊生活近况,叮嘱他要记得刷牙。杰克也开始重新学习英语,这样才能跟上妹妹的步伐。

在视频之外,他们继续和国内的律师沟通第二阶段的“杰克回家”计划。运气好的话,孩子们不会再分开,运气不好的话,他们就努力取得付家人的信任,争取让杰克每年可以回英国过一个月假期。

听说新上任的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即将访华后,伊万通过邮件及媒体拜托这位外交官介入此案。遗憾的是在外交官和英国国家顾问的帮助下,伊万二人依旧没办法将杰克带回英国,“付家一直在改变他们的态度,我们已经开始绝望了。”

最终,伊万选择了用金钱改变付家人的态度。伊万向付薇薇父母提议,他支付给他们最后一笔孩子的“押金”——向付薇薇账户存入40200英镑合计人民币约35万元,这样等她出狱的时候,可能账户已经翻倍了。他告诉付家父母,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付薇薇的养老问题。

付薇薇父母的态度并不明了,但从伊万的邻居为他发起“1万元杰克赎金”筹款活动看,对方已经松了口。至于杰克是否已经回到英国,我根据现有资料推测,他还留在南漳。首先是这4万英镑到现在为止还没凑够,筹款活动截至现在只达到9000英镑,另外伊万和他家族其他成员的社交媒体账号中,最近的动态也没有出现过杰克的身影。或许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杰克和爱丽丝才能团聚。

截至此时,伊万已经耗费了近100万人民币,全部出自他们自己的养老积蓄。他说,“向谋杀我儿子的女人提供这么多钱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钱是把杰克带到英国并使他与爱丽丝团聚所需要的,那就是我们必须做的。”

在爱丽丝回到英国之后,她曾问过自己爷爷,“妈妈是否对爸爸做了坏事?”伊万联系了心理咨询师和爱丽丝的小学老师,决定在合适的情况下,以最温和的方式告诉她父亲被杀害的真相,“我不确定她当时是否完全明白这一点,但她说她明白了。”

等杰克回国后,伊万决定也用同样的方式,通过心理医生测评,等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他真相,因为“孩子不应该被蒙在鼓里,这会让他们未来更加受打击”。

从2017年开始,除了打官司外,迈克的父母还为迈克的女友林静建立了一个募捐页面,为她的医疗费用和律师费筹集来35000英镑,合计人民币30万。到发稿前,我暂时还未找到付家人对林静赔偿或是道歉的相关信息。

《星期日邮报》的记者询问伊万,是否原谅了付薇薇杀害儿子的行为,伊万说,“我现在对她没有任何真正的感情,没有仇恨,不提原谅。老实说,我可能对她的家庭有更多仇恨。”

他计划好了,等杰克回来,他要带着两个孩子去看桑德兰队的比赛,因为这是他们父亲最爱的球队。他还准备给儿子迈克写一封信,一封早就该动笔,但因为没有带回孩子,不敢面对儿子而迟迟不敢落下开头的信。

他想告诉迈克,“好吧,现在还并不完美,但我们有爱丽丝,我还见到了杰克。我和他经常聊天,也拥抱过他。他很好,所以你不要惊慌,我的迈克。这是(等杰克回国后)我们未来的计划……”

红星深度 记者/沈杏怡 《跨国婚姻悲剧!上海全职太太捅死英国高管丈夫被判无期 公公讨要孙儿抚养权》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