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美艳女毒枭垄断美国市场连狱警都活像是她的仆从

墨西哥帮派和贩毒活动素来猖獗,嚣张到连警察、政府都拿他们没辙,很多曾经有心扫荡犯罪的警政人士都死于非命,可以说就是个枪林弹雨、刀尖上舔血的世界。但就是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也曾出现过1位威震墨西哥黑社会的传奇女性,她就是有着“太平洋女王”之称的桑德拉.亚维拉.贝特兰。

1960年10月16日,桑德拉出生于墨西哥的西那罗亚州,外祖父的贝特兰家族就是从事毒品走私,就连外祖母的菲利斯家族也是不遑多让,桑德拉与数位墨国史上知名的大毒枭都是亲属关系,如有“大哥中的大哥”之称的亚杜罗.贝特兰.列伊瓦,以及被誉为“墨西哥古柯碱沙皇”的菲利斯.贾亚多。父系家族这边也是祖上三辈都是毒贩,她父母的结合被视为毒枭世家的“强强联合”。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也注定桑德拉的一生不会平凡,她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但也在罪恶毒窟中打滚,她的7个兄弟姐妹都死于家族对头的仇杀,她本人也在13岁时差点死于1次枪战,死亡阴影如影随形。17岁那年,桑德拉进入墨西哥第2大城市瓜达拉哈拉自治大学的新闻系,花了3年时间学习,但遭当时的男友、大毒枭冯塞卡之侄绑架而终止学业,经过家族谈判才获释;死里逃生后,桑德拉放弃了成为调查记者的愿望,按照家族的安排,进入了毒枭的世界。

出身毒枭家族,桑德拉非常了解贩毒作业,甚至青出于蓝。她没有按照父母的模式,嫁给另外一个毒枭“强强结合”,反而走了1条“”的路线任丈夫是西那罗亚州的高阶警官,第2任丈夫则是墨西哥联邦政府反毒机构的官员,身为执法者,他们却成为桑德拉打击异己的利器、扩张事业版图的靠山,不得不说美艳的桑德拉非常懂得运用自己身为女人的本钱,在2任丈夫的庇护下,让自己的贩毒事业日益壮大。

此外,桑德拉虽是毒枭,但从不吸毒,她太清楚女人在贩毒这种产业链里的地位,通常只被视为物品、装饰品,若是再被毒品控制,别说骑到男人头上了,就连混下去都不可能,因此这个危险而美貌的女人,周旋在各个毒枭之中步步为营,行事也相当低调、不喜曝光,保密工作极佳,就连墨西哥政府一度都以为她只是贩毒家族里,一个挥霍无度的花瓶而已。

不过,贩毒承受的风险远非一般人能想象,所以桑德拉的2任丈夫都死于非命,但这无损她继续扩展事业,在2任丈夫接连过世后,桑德拉又认识了胡安.迪耶哥.艾斯毕诺萨,这个绰号“老虎”的哥伦比亚籍毒枭,是哥伦比亚“北河谷贩毒集团”的第2号人物,也是后期真正帮助桑德拉在墨西哥贩毒界巩固地位的关键角色。

有了“老虎”的帮助,桑德拉打通了墨西哥太平洋沿岸到美国边境的大规模贩毒通道,掌握哥伦比亚大毒枭在墨西哥与美国毒品运输之间的水上通道,来自南美的毒品源源不断通过桑德拉的运输船队走私进美国,据说尖峰时期,美国甚至有高达3/4的毒品市场都被桑德拉垄断,而她将毒品帝国扩张到环太平洋地区的做法,也让她在墨西哥和南美洲毒枭圈赢得“太平洋女王”的称号。

不过,这样1朵带刺的黑玫瑰,却为了营救儿子露出马脚。2002年,桑德拉与第1任丈夫生的儿子,在墨西哥西部遭到绑架,或许是护子心切,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毒枭竟然乱了方寸,先是寻求警方的帮助,后来又要求警方不要插手,她亲自与绑匪谈判,最后以300万美元的赎金,换取儿子平安获释。整个过程中,桑德拉不寻常的表现及过于丰厚的财力,引起警方的疑心,便开始详细调查她的背景、对她进行长期跟监,顺藤摸瓜,最终发现了桑德拉和情人胡安搭建的庞大洗钱网络,以及她每月从哥伦比亚走私30吨古柯碱至美国的惊人犯罪事实。

当然,桑德拉的犯行会曝光,也不排除是与她勾结的腐败官员,无法再掩饰她于这起绑架案中的不寻常表现,加上桑德拉名气渐盛、树大招风——她在1次与知名毒贩、腐败政客、军警头目组织的盛大派对里,展现出来的气势与风采,让在场表演的乐队都忍不住私下为她写了1首歌,描写这位被外界视为空有美貌的妇女,实则掌控1个庞大的毒品走私帝国,连大毒枭都要给她几分薄面,传唱千里,让原本低调的“太平洋女王”就此浮上台面。

在事迹败露后,狡猾的桑德拉还跟美国与墨西哥的警察、检调单位玩了几年的“猫抓老鼠”游戏,丰富的反侦查经验,加上墨西哥政府、警察单位总是有内部线人协助通风报信,所以桑德拉多次从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导致警方无功而返。然而,天网恢恢,即使桑德拉能溜走千次万次,只要有1次疏忽,就仍然还是会被绳之以法。

2007年9月28日,桑德拉在墨西哥市首次被捕,墨西哥当时正陷入毒品战争的泥淖中,这个事件无疑给政府打了一剂强心针,总统贾德隆严厉谴责桑德拉,指控她建立1条从哥伦比亚到美国的海上运毒路线,是拉丁美洲最危险的女毒贩。她于2012年8月10日被引渡美国,接受刑事指控,但她一概否认,随后又被驱逐回墨西哥并继续入狱服刑。

只是,桑德拉虽然因为洗钱、贩毒、组织犯罪、非法拥有枪械等多项罪名遭判刑,却只在狱中待了7年就获释,让外界不得不联想她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雄厚。更扯的是,桑德拉在狱中生活仍相当奢侈,有单独的牢房供她会客,美食、美酒、香烟源源不断地供应,连狱警都活像是服侍她的仆从,1位曾赴监狱采访桑德拉的记者回忆道,桑德拉在狱中仍穿着高跟鞋、订制服装、佩戴昂贵珠宝,就连会见访客都像是接见外来使臣一样,“太平洋女王”的架子依然端的十足。

虽然多年来,墨西哥死于毒品、反毒战争的人不计其数,但对桑德拉这样的毒枭来说,墨西哥的毒品问题不在于毒枭,而在于腐败的政府。她于2015年获释后曾公开接受外媒访问,猛烈抨击墨西哥政客的腐败、嘲笑缉毒一事终将徒劳,言谈之间毫无罪恶感,毕竟在这片已经被毒品彻底浸染的土地上,没有人能将毒品连根拔起。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