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欧洲最特殊的国家:血缘文化和西方毫无关系和匈奴有血亲

虽然整个欧洲大陆上分成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但各国间文化或习俗上多多少少都有着些许联系。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有诸多关系,德语丹麦与挪威语和瑞典语也十分接近,英语和德语之间也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

但唯独却有着一个不一样的国家匈牙利,他们说着不一样的匈牙利语,过着不一样的习俗,与任何一个欧洲主流国家都无半点相似之处。就像一个在欧洲的孤儿,举目无亲,这样一个国家是怎么把自己变得如此不一样?

说匈牙利是欧洲孤儿,是因为匈牙利的文化在整个欧洲确实显得格格不入,找不到一个和他有比较紧密联系的国家。举例而言,在姓名排列方式上,欧美文化中大多为名在前姓在后,但匈牙利则像是东亚文化一样,姓在前名在后。

在语言上匈牙利则更加明显,无论是英语德语法语或是西班牙语及它们衍生出来的各种语言,除了少数集中语言外,都属于印欧语系中的一种,而匈牙利语就是这少数集中语言中的一个。从语言学角度来看,匈牙利语属于乌拉尔语系,其仅有的相近语言为芬兰语和爱沙尼亚语,而且与匈牙利语的相似之处也仅限于属同一语系,相互之间并无法交流,也没有相似的词汇。而在姓名和语言之外,匈牙利因为各民族杂糅的原因,民族文化远比其他民族较为单一的欧洲国家更为多元,但说到匈牙利如此与众不同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匈牙利人和其他欧洲民族相比,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相比于遍布欧洲的三大主流民族,热尔曼人、斯拉夫人和凯尔特人,生活在匈牙利地区的民族,来到欧洲的历史要短得多,民族来源也有所不同。在罗马时代,现代匈牙利是罗马帝国一个十分重要的边防要地,驻扎有数量众多的罗马军队,防备着周围蛮族的入侵。公元四世纪末,一支来自中亚地区的游牧民族—匈人,进入了欧洲,被认为是匈奴人和中亚游牧民族混血儿来的匈人,跨过乌拉尔山,把罗马军队全部驱逐出,在这里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游牧帝国,但匈人的盛事就如烟花,匈人帝国在短暂的盛世后,连带着潘诺尼亚一起迅速的走向了混乱与分离!

六世纪,又一只来自中亚的游牧民族阿瓦尔人来到了这里,终结了匈人消失后所产生的一切混乱,重新统一了匈牙利平原,建立属于阿瓦尔人的秩序,但阿瓦尔人的帝国也未能长久。七世纪末期帝国就开始分崩离析,其后200年间阿瓦尔人只算是苟延残喘。或许是潘诺尼亚的草原它具有吸引力,从东方迁徙而来的游牧民族都选择了这里作为新的家园。阿瓦尔人灭亡后不久,匈牙利这块土地真正的主人也迁徙至此。九世纪末,原本在俄罗斯生活的马扎尔人受到突厥人的压迫,被迫向西迁徙。

896年,他们在首领阿尔帕德的带领下到达了潘诺尼亚,并以此为基地劫掠西欧各地。而这批马扎尔人也就是现代匈牙利人的祖先。直到现在,匈牙利人依然沿用马扎尔来称呼自己。

公元907年阿尔帕德去世,妻子索尔坦继承了他的位置,继续带领马扎尔人劫掠德意志和拜占庭地区,甚至远征法兰西,完成了一次环绕阿尔卑斯山的大劫掠。直到955年,马查尔人在德意志南部被德皇帝击败,才停止对西欧的大规模劫掠。马扎尔人到达匈牙利之后,在与欧洲其他民族的交流中,不可避免会接触到基督教,也有许多民众甚至贵族接受了基督教作为信仰。

997年继任匈牙利联盟首领的伊什特万一世就是其中一个。伊什特万一世继位后,立即对各独立的酋长采取强硬措施,在外来的基督教骑士帮助下,伊什特万很快打败了各地的酋长,重新统一匈牙利,成为拥有实权的联盟首领。

公元1000年的圣诞,在教皇的主持之下,伊什特万一世加冕成为匈牙利国王,建立了匈牙利王国,其他更多马扎尔人也意识到,仅依靠武力结论很难长久立足,伊斯特万一世自然也不会忽略这一问题。趁着加冕为王的余威,伊什特万实行了一系列强制性措施,力图使马扎尔人彻底完成从游牧部落向封建国家的转变。

马扎尔人就在这样略带强制的政策下,从牧民转变成了农民,成了基督信徒,也完成了从游牧部落到封建王国的转变。至今千年,马扎尔人未曾在离开过这片土地,而他们的民族也紧紧和匈牙利联系在了一起。

民族主义尚未兴起的欧洲中世纪,在频繁的民族迁徙和征伐之下,保存自己的独特文化实属不易。而对于匈牙利这样与其他国家几无联系的奇葩,而言更是如此。更何况匈牙利还处在欧洲民族情况最为繁杂的地带!从罗马帝国灭亡到匈牙利王国建立的500余年中,一直处于混乱之中的匈牙利基本处于未开发的状态,因而保存有大量未开垦的土地森林盐矿和丰富的金属矿藏。

而王国建立之后,新的秩序和大量的资源吸引了许多来自德意志、意大利、拜占庭等地的移民来到匈牙利,他们在带来新的生产技术的同时,也带来了他们民族的文化。就这样,匈牙利境内除了马扎尔人外,还聚集了大量日耳曼人、哥特人、斯拉夫人,多元文化本会对马扎尔人的传统产生冲击,但王国宽容的政策却将这些冲击化解的无影无踪。或许意识到自己本身就是外来者,亦或是因为这些移民的到来,对经济有着不小的促进作用。匈牙利人对待外来移民采取了十分宽容的政策,允许他们在使用自己的语言,修造有民族风格的建筑,甚至可以信仰不同的宗教。

在匈牙利,哥特式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比比皆是,天主教廷使用的拉丁语成为许多行政机构的官方语言。不过在日常生活中,马扎尔人依然坚持使用先祖传承下来的马扎尔语,即使从欧洲的一些语言中吸收了一些词汇,但马扎尔语的主体地位一直没有改变。匈牙利人也许好客,但绝不懦弱。对和平的移民可以用美酒招待,但对付入侵者就一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位于中欧南部边缘地区的匈牙利,自建国起就是欧洲对抗外来入侵者的第一道防线,也赢得了天主之盾的名号。

公元1241年,西征的蒙古大军入侵匈牙利,对匈牙利造成了严重破坏,但匈牙利依然作为一个国家保存了下来,并吸取蒙古人带来的教训。在长期对外战争中,匈牙利产生了早期的民族主义。在这股民族主义的影响之下,匈牙利面对更加危险的侵略者时也没有妥协。16世纪开始,奥斯曼帝国开始入侵匈牙利,遭到沉重打击后,原本统一的匈牙利王国先是分裂成了三部分,后又被奥斯曼帝国和奥地利统治。但无论是在谁的统治下,高傲的马扎尔贵族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不断地发起反抗运动,而匈牙利人的斗争也起到了成效。

1867年奥地利帝国选择与匈牙利妥协组成联合的奥匈帝国,匈牙利人得以重建了主权独立的不受奥地利控制的王国。匈牙利人就是这样不服输的民族,源自游牧民族的他们骁勇善战又极具侵略性,也正是这样锋芒毕露的性格和无畏的热血,才能让他们的独特文化在欧洲大熔炉中保存至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