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珀吉波斯

孙兴慜为何缺席?波斯特科格鲁总监解释道

托特纳姆热刺队主教练安格·波斯特科格鲁透露了在第一场季前赛中没有任命前锋孙兴慜(30岁)的原因。18 在澳大利亚珀斯 Optus 体育场对阵西汉姆联队的季前友谊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表示这是“状况问题”。波斯特科格鲁教练将哈里·凯恩、德扬·克鲁舍夫斯基和转学生马诺·所罗门列为当天的三名顶级球员。主力前锋孙兴慜被排除在名单和替补席之外,引起了人们的好奇。波斯特科格鲁教练解释说:“孙兴慜来这里以来只参加过两次训练。所以,我们决定今晚不使用孙兴慜。”“孙兴慜今天训练很努力,”他补充道,“埃里克·戴尔、杰德·斯彭斯和乔·罗登也很努力。”2022-23赛季结束后返回韩国的孙兴慜在上个月被征召参加两场A级比赛后进行了休息,并于14日上午前往澳大利亚珀斯,在那里托特纳姆热刺队建立了季前训练营。波斯特科格鲁教练暗示了这一任命,他表示:“迟到的球员(包括孙兴慜)已经准备好参加接下来的两场比赛。”热刺在季前赛第一场比赛中就遭遇了伦敦对手,最终以 2-3 落败。当孙兴慜坐在替补席上时,主教练波斯特科格鲁将所罗门、詹姆斯·麦迪逊和门将古利梅奥·维卡里奥等三名转学生都安排为首发。他的阵型与他在凯尔特人时期使用的4-3-3阵型相同。托特纳姆热刺队在上半场就被丢了两个球,似乎他们的组织并不完美。上半场第17分钟,西汉姆联的贾里德·鲍文传中,击中丹尼·英斯的头球破门。上半场第23分钟,迪文·穆巴马角球头球破门再进一球。维卡里奥的传球失误导致角球,最终进球。托特纳姆热刺在下半场开始时更换了场上所有球员,包括守门员。达文森·桑切斯、伊万·佩里西奇、理查利森和乔瓦尼·罗塞尔索亮相。托特纳姆热刺队发起猛攻,并在下半场第23分钟扳回一球。桑切斯头球破门,罗塞尔索左脚射门完成。三分钟后,德斯蒂尼·乌多吉接到角球,头球扳平比分。然而,下半场第33分钟,他将第三个进球拱手让给了西汉姆联。单传后场崩塌,詹卢卡·斯卡马卡没有错过一对一的机会。结束珀斯的赛程后,热刺将前往泰国,于23日与莱斯特城(英冠)进行第二场季前赛。

美国炫耀特种作战成果俄伊67名将军命丧其手普京爱将也在其中

残酷而漫长的叙利亚战争至今已有快九年时间了,各种势力以不同角色在这个特殊的战场杀的你死我活,直至血流成河,然而猛烈的战火非但没有被制止,反而愈加难以控制,甚至其演变方式和程度令幕后主使也始料未及。

这场战斗中之残酷,不但令普通士兵无法确保自己的安全,就连负责指挥的将军们也纷纷殒命异国他乡。

近期,国外媒体披露,截至目前,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参战的部队,已经有67名将军殉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媒体强调,大多数丧命的俄伊将军“都是美军强大的特种作战的成果”,这种赤裸裸的炫耀简直就是对俄罗斯的挑衅。

据相关信息显示,从俄罗斯和伊朗派遣部队进入叙利亚之后,美军极其仆从武装就想方设法展开“斩首行动”,试图通过消灭两国指挥官达成瓦解其战斗意志和组织结构的战术意图。其中,伊朗圣城旅的将级军官损失数字令人瞠目,从2013年到2018年达到了10人之多。这意味着,这支伊朗劲旅每年就要牺牲两名将军级别的最高指挥官。但波斯人顽强的战斗意志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往往是正职阵亡了副职就地接替,副职牺牲了其下属再顶上去,大有一种“任由你如何杀,我们绝不退缩”的气概。

截止2018年,各参战的伊朗部队已付出了63名将军阵亡的代价,可谓惨烈悲壮。

俄军作为战斗经验丰富的部队,也损失了4名战功卓著的大将,包括陆军中将瓦列里·阿萨珀夫,近卫坦克第5旅旅长鲁斯兰·加里斯基少将,陆军航空兵第55独立团团长梁法加奇·哈比布林上校(后被追封为少将),以及一名俄空天军少将级副司令员。

其中最令人惋惜的当属陆军中将瓦列里·阿萨珀夫的阵亡,据可靠信息,他是被叙军内部的叛徒出卖了位置信息,在靠近前线指挥战斗时,美军特种兵和亲美武装分子精心策划并渗透了俄军防线,在他指挥所周围预先埋伏好,然后使用激光引导装置给美空军攻击机指引,多枚1000公斤激光制导炸弹对其所在的四层办公大楼实施了轰炸。

瓦列里中将及其随从和多名参谋人员当场牺牲,令俄军准备已久的攻击行动不得不取消,大大延迟了进攻节奏和部署,从这个方面来说,损失相当巨大。

值得一提的是,瓦列里中将是车臣战斗中,从基层军官起步,凭实战经验打出来的一员悍将,深受普京的赏识和上司的器重,俄罗斯媒体曾报道称,如果瓦列里中将没有造此横祸的话,他将很有可能成为俄罗斯的新任国防部长。

然而战争没有假设,俄叙联军落后的通信指挥系统逼迫指挥官们不得不身处险地,才能很好的指挥和调动前线部队,这就给神出鬼没,擅长特种作战的美军三角洲部队很多可乘之机,截止现在,俄军和叙军的通信水平依然没有得到明显改观,在众多实战视频中我们都能发现,俄叙联军前线指挥官一人手持两台甚至多台民用手台,就在战线后方几百米的距离上发号施令,不要说打击距离可达数百公里的精确制导武器了,就是一名视野良好的狙击手,也能随时对他们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毫不客气的说,如果这种状况不能彻底改善的话,今后的战斗,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军队还要吃更多的苦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前田被罚下时凯尔特人迅速崩溃。主教练恩吉波斯特科格鲁表达不舒服感觉。

原标题:当前田被罚下时,凯尔特人迅速崩溃。主教练恩吉波斯特科格鲁表达不舒服感觉。

25日凌晨3点45分(韩国时间)在苏格兰爱丁堡复活节路举行的2022-23赛季苏超第37轮比赛中,凯尔特人2-4不敌希伯尼安。至此,领头羊凯尔特人迎来本赛季的第3场失利(31胜3平)。

凯尔特人队在比赛中表现出色。上半场第40分钟,麦格雷戈获得点球机会(PK),哈塔特主罚,右下角射门得手。上半场以1-0领先结束。

下半场第7分钟丢球的凯尔特人凭借吴贤奎的进球再次取得领先。下半场第13分钟,门前传中,吴贤圭的第一脚射门被防守球员挡出,流到边路。随后,他在被防守队员包围的情况下,全神贯注地强推。这是吴贤奎在联赛中的第 4 个进球,也是他本赛季的第 5 个进球。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数发生了。下半场第22分钟,前田施压时踩到了对方后卫的脚。被黄牌警告,第44分钟,已经被警告的前田被罚下场。凯尔特人不得不与剩下的 10 人作战。

凯尔特人在前田离开后就像着了魔一样崩溃了。下半场第29分钟,拉尔斯顿在角球情况下犯规,宣告PK。尼斯贝特踢球并完成了比赛。反向被允许。下半场第35分钟,袁征中距离射门偏出。守门员接不住,直接进了球门。他甚至想出了一个乌龙球。下半场第41分钟,汉隆头球攻门打在伯纳贝头球破门。不管冠军的确定性有多大,很显然,这将是一场令人失望的失利。赛后,波斯特科格鲁说,“我们在红牌之前的状态很好,我们期待一个强势的结局。显然,一切都发生在红牌之后。取消的红牌,点球,失误。“我们已经在过去的 20 分钟里很疯狂。”

“前田走后,比赛变得混乱。希伯尼安的红牌被取消,然后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控制。我们迷路了。”

波斯特科格鲁提到的希伯尼安被罚下场的情况是在前田被罚下后一分钟出现的。下半场第23分钟,多伊尔-海耶斯在中圈对吴亨宇进行了一次反击。裁判直接给了红牌。然而,在现场审查后,它被警告纠正。

国际_资讯_凤凰网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马克利珀特8日说,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计划明年3月在首都华盛顿召开一次核安全峰会,届时将邀请25至30个国家的首脑参加。利珀特说,这是奥巴马控核政策的一个重要举措,美方将就核安全问题寻…

据等媒体报道,伊拉克北部塔勒阿法尔9日发生两次自杀爆炸,目前已经造成近6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什叶派聚居的萨德尔城的市场也发生了连环爆炸,至少7人被炸死,20多人受伤。…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于当地时间9日上午在意大利拉奎拉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举行了会谈。麻生就此反驳说,“根据国际法把俄方的行为称为毫无根据的占据是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

伊朗政界要人8日说,伊朗将坚持实施核计划,对西方要求“寸步不让”。”韦拉亚提说,伊朗的立场将比以前“更坚定”,“在和平利用核能问题上,伊朗一步也不会退让”。美国及其西方盟国怀疑伊朗以发展核能为借…

据彭博社8日报道,伊朗方面正积极邀请中国石油企业投资参与该国的炼油及石油管道建设项目,项目总额达428亿美元。对于伊朗这次史无前例的投资邀请,中国企业即使只参与一半,高达214亿美元的投资额也将使其…

英国《卫报》报道,国际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旗下新闻集团的英国最畅销小报《世界新闻报》,因涉嫌非法窃听逾3000位名人如内阁高官、议员、演员及球星等电线

日本球员古桥亨吾荣获苏格兰年度最佳球员奖

苏格兰首映式冠军凯尔特人队横扫苏格兰球员协会(PFA)评选的年度最佳教练奖和年度最佳球员奖。

凯尔特人队提前锁定了本赛季苏格兰首映式的冠军。在7日举行的2022-2023苏格兰首映式第34轮比赛中,通过富鲁哈西教高、吴贤奎的得分,以2比0战胜了哈特奥布洛西恩(Hatsu),无论剩余的4场比赛成绩如何,都确定了第一的位置。

本赛季本国大赛“Trable(三冠王)”也瞄准了比赛。在联赛之前,他在2月的苏格兰联赛杯上也登上了冠军宝座。在6月4日举行的苏格兰杯(FA杯)决赛中,如果战胜因弗内斯CT,将取得三冠王。

平定苏格兰联赛的凯尔特人队在15日(韩国时间)公布的PFA苏格兰颁奖礼获奖名单中也培养了多名。凯尔特人队主教练恩吉·波斯特科卢在本赛季成功带领球队,并获得了年度最佳教练奖。2021年,主帅波斯特科格鲁在凯尔特人队上任,继上赛季之后,连续第二年获得主教练奖。最佳得分也是凯尔特人队的表现。凯尔特人前锋佐塔获奖。佐塔在去年9月进行的苏格兰首映第6轮流浪者队比赛上半场第32分钟,渗透到防守后方,接到马修·奥莱利的传球后,试图越过对方守门员身高的切入球,将比分扳成一球。

选手们选出的最佳选手是胡鲁哈西。胡鲁西在本赛季凯尔特人进攻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联赛33场24球2助攻,位居射手榜首位。在联赛杯、苏格兰杯上,他6场比赛也打进6球。在联赛杯决赛中,他曾进球,为夺冠做出了贡献。

凯尔特人队的凯特琳·海斯也获得了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但是男女青年球员奖是由流浪者队选手获得的。从拜仁慕尼黑租借来的马利克·蒂尔曼获得年度最佳男青年球员奖,流浪者队中场艾玛·沃特森获得女子年轻球员奖。

与此同时,前曼彻斯特联合队主教练弗格森获得了功勋奖。弗格森在40年前的1982-1983赛季带领苏格兰的埃伯丁登上了欧洲杯冠军杯的冠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史|被名王将星倾倒的战神

亚历山大以其短暂而辉煌的军事生涯,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公元前336年,年仅20岁的他从遇刺的父亲菲利普二世手中接过了欧洲新兴大国马其顿的王位。接着便以一系列疾风暴雨般的闪电式军事行动,先后扑灭了南方的希腊城邦和北方的色雷斯人的暴动。

一代世界级将星的风范,已经显露无疑。接着,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4年渡海远征,当时的世界第一强国波斯帝国。虽然他的父亲在任内已经将马其顿军队从一支模仿希腊人作战风格的蛮族军队提升为堪称当时世界第一流的职业化大军。但在所有人看来,这次远征依然凶多吉少。波斯帝国不仅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队,和当时几乎所有被证明的成熟战术,还有着其他国家都叹为观止的雄厚财力。在亚历山大东征之前,先后崛起的雅典、斯巴达、底比斯都曾经渡海攻打波斯帝国。但这些风行一时的强军,都在波斯帝国的战略纵深与银弹战术面前,无功而返。甚至亚历山大的父亲菲利普也曾经派出远征军渡海作战,却被手握当时世界五分之三财富的波斯人,死死压制在沿海的桥头堡内,动弹不得。

亚历山大却以先人们都不曾具备的强大军事素质与意志决心,带领者人数不足50000的军队,成功杀入波斯境内。先是在公元前334年的格拉尼卡斯河战役中几乎全歼了波斯人在今天小亚细亚地区的全部野战军。接着又在公元前332年的伊苏斯战役中,直面波斯大王亲帅的数十万大军,将对手打得全军崩溃。不依不饶的亚历山大此后言辞拒绝了波斯国王的屈辱求和条件,追击进入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并在公元前331年的高加米拉决战中彻底消灭了波斯帝国的残余野战军。

至此,这位年轻的君主仅仅花了4年时间,便将今天的小亚细亚半岛、叙利亚、塞浦路斯岛、巴勒斯坦、埃及以及伊拉克等地,收入囊中。如此成功的军事履历,让后世的诸多同样具备赫赫武功的领袖或将领,纷纷视亚历山大大帝为自己的偶像与追赶目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她做了一个“违背祖训”的决定然后将一个学科推进了几十年

在《他是一名医生,却改变了天文学》中,作者详细介绍了作为天文学家德雷珀的一生。而他的成就离不开自己妻子安娜的支持与协作。在德雷珀去世后,安娜为了纪念自己的丈夫,并使他们未完成的事业以最高的效率被完成,她用28年的时间持续资助哈佛天文台的一个天文学团队,直到其逝世。最终,哈佛天文台获得20多万颗恒星的光谱,并将它们分类后编制为著名的“亨利·德雷珀星表”。安娜的远见与慷慨有力推进了天文学与宇宙学的发展,在她的支持下,多名哈佛女计算员成长为杰出的天文学家,铸就了哈佛天文台的辉煌。她的姓名与繁星同辉。

在天文学(包括天体物理学)领域,以亨利·德雷珀(Henry Draper,1837-1882)命名的“亨利·德雷珀星表”(Henry Draper Catalogue)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重要名词。德雷珀星表记录了几十万颗恒星的光谱与亮度。它是人类认识恒星的一个巨大的宝库,对天文学的几乎所有分支都有重要影响。

然而,德雷珀星表却并不是亨利·德雷珀本人编制的。那么,为何这个星表以德雷珀为名?这是一个曲折却波澜壮阔的故事。

在科学史上,有一个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协助自己的丈夫或男性亲属从事科学研究,但她们并不被视为相关研究的合作者,因此往往籍籍无名,或者只是偶尔被提起。

亨利·德雷珀(以下简称为“德雷珀”)的妻子安娜·帕尔末·德雷珀(Anna Palmer Draper,1839-1914)就是这个特殊群体中的一员。

安娜的父亲老帕尔末出生于斯托宁顿,少年时就移居纽约,后来因投资房地产而致富。此后他又投资铁路,担任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与斯托宁顿铁路公司的总裁。他还是纽约安全存款公司(Safe deposit company of New York)的创始人之一以及几家商业公司的董事。[1]这些商业投资使他成为纽约的富豪之一。

安娜从小在纽约的麦迪逊(Madison)大道的一幢豪宅里长大,这是老帕尔末出资盖起来的。她有一位哥哥理查德·帕尔末(Richard Suydam Palmer,1834-1870)与一个弟弟小科特兰德·帕尔末(Courtlandt Palmer Jr.,1843-1888)。

1867年,28岁的安娜与30岁的德雷珀结婚,去掉原先的首名“玛丽”,并随夫姓。婚后,安娜立即成为德雷珀的助手。为了将尽量多的时间投入到科学研究,他们的蜜月之旅最远只到达下曼哈顿(lower Manhattan)城区。他们到那里的目的是购买一块玻璃镜坯。[2]夫妻俩将其打磨、抛光、镀银后,使其成为口径为28英寸(71厘米)望远镜的主镜。

安娜自幼居住的豪宅也成为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二人将它的一部分改造为实验室与车间,并将另一部分用以举办科学沙龙与科普讲座(可以容纳200位听众[3])。

在需要观测星空时,他们就去黑斯廷斯(Hastings)的天文台内观测,在距离天文台2英里的多布斯费里(Dobbs Ferry)的住处休息。[3]德雷珀每次观测,安娜都会陪同。在从事不需要夜空观测的工作(比如分析拍摄到的底片、从事光谱学研究、打磨望远镜镜片等)时,他们就在纽约家中一起工作。

两人刚结婚时,那时最主要的照相方式还是湿版照相。要拍摄天体照片,必须在观测前迅速制作底片,避免湿版底片在拍摄时变干失效。安娜的任务之一就是在观测前在玻璃板上抹上珂罗酊,制成湿版底片,然后再一同拍摄。[3, 4]在干版照相技术成熟后,二人又积极制作干版底片,并由安娜管理。[4]

1872年,28英寸望远镜落成,安娜协助德雷珀用它拍摄了织女星光谱的照片。他们得到的织女星光谱照片中显示出明显的吸收线特征。这是人类首次拍摄到显示吸收线年间,安娜协助德雷珀用100多张玻璃底片拍摄了78颗恒星与行星的高品质光谱。

德雷珀的28英寸(71厘米)反射望远镜与使用同一支架的12英寸(30.5厘米)折射望远镜。│图源:Hastings Historical Society

1874年5月10日,安娜的父亲逝世,留下了数额巨大的遗产。她与她的哥哥的后人(她哥哥在1870年就已逝世)以及弟弟分别继承了一部分。

1878年7月29日的日全食期间,安娜自愿在帐篷里为德雷珀以及其他人计时、读秒,以避免其他人因全神贯注看日全食而错误计算了日全食的持续时间。[3]她也因此成为那次日食远征队中唯一没有目睹日全食的人。

1880年9月30日,安娜协助德雷珀用11英寸望远镜拍摄猎户座星云(M42),他们是最早拍摄这个星云的人。1881年,安娜协助德雷珀拍摄“1881年大彗星”的彗尾,并获得了这颗彗星的彗头的第一条光谱。

从1867年到1882年,安娜与丈夫并肩前进了15年,她不仅担任德雷珀的助手,自己也成为一名出色的女科学家。然而,她始终以不署名助手的身份参与合作,这使她作为一名女科学家的身份被大多数人(尤其是后人)忽略——尽管她被选为太平洋天文学会的成员。[4]

对于安娜而言,真正的不幸并不是自己的科学家身份被忽略——她并不在意那些,而是丈夫的英年早逝:1882年11月20日,德雷珀因病逝世,年仅45岁。

德雷珀的突然离去不仅沉重打击了安娜,也使夫妻二人拍摄大量恒星光谱并为它们分类的宏大计划突然中断。

尽管经历了持续的巨大悲痛,安娜还是决定将丈夫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一开始,她计划购买德雷珀建设的天文台的地产(该地产属于德雷珀父亲,德雷珀父亲逝世前将其赠与其妹妹,即德雷珀的姑姑),从而真正拥有该天文台,然后将该天文台命名为“亨利·德雷珀天文和物理观测台”(Henry Draper Astronomical and Physical Observatory)。

为了继续从事恒星光谱的拍摄与分析工作,她还决定雇佣两名助手,一名负责拍摄恒星的光谱,一名负责分析光谱并与其他天体的光谱进行对比。但是,她无法找到她满意的助手。

同时,安娜希望能够资助天文学领域内的专业团队,获得他们的协助。安娜计划出资寻求合作的消息很快传开。著名的望远镜制造商阿尔万·克拉克(Alvan Clark,1804-1887)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之一。德雷珀曾经从他那里购买望远镜,夫妻俩与他很熟悉。

这个消息很快又从克拉克那里传到了著名天文学家皮克林(Edward Pickering,1846-1919)耳中。当时,皮克林是哈佛大学天文台(Harvard College Observatory,以下简称“哈佛天文台”)的台长。

此前,皮克林就很赞赏德雷珀在天文照相方面的工作,二者又先后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德雷珀夫妻俩在纽约的住宅招待科学界同行时,皮克林也曾经参与。因此,他与德雷珀夫妻成为好朋友。

1883年1月,皮克林给安娜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亲爱的德雷珀夫人,克拉克先生(一位著名的望远镜制造家)告诉我,你正准备完成德雷珀博士从事的工作,我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这是我向你提出这件事的来由。”[5](引文内小括号为原文,下同。)

皮克林对安娜的计划深表赞赏,承认并强调实现这个计划具有很大的难度。然后他在信件结尾补充:“如果我能做些什么来纪念我一直钦佩其才能的朋友,我会非常高兴。”[5]

一些资料说安娜写信给皮克林,寻求帮助与合作。但根据这封信的内容以及时间差(从德雷珀逝世到皮克林写这封信,只有2个月左右的时间),笔者推测应该是皮克林在听到消息后主动给安娜写信以寻求合作。

安娜立即回信,感谢皮克林“善意而鼓舞人心的来信”。[5]此后二人频繁来信沟通具体合作事宜。在皮克林的鼓励下,安娜整理了德雷珀的遗作,皮克林与合作者将德雷珀的结果写成论文,于1884年发表[6](德雷珀与安娜未署名)。

1885年,皮克林首次将物端棱镜技术与天文照相术结合,从而可以在同一张底片上拍摄拍到数十颗甚至数百颗恒星的光谱。这意味着批量拍摄恒星光谱的时机终于成熟了。皮克林马上启动了批量拍摄恒星光谱的计划。1885年5月,他写信给安娜,告诉她这个计划,希望她对此感兴趣,并提供资金支持。

安娜也立即意识到这个新技术的巨大潜力,同意用自己的遗产资助皮克林团队,让后者用集体的力量拍摄并分类大量恒星的光谱。安娜是富商的女儿,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因此具有精明而理智的商业头脑。她并没有因为一激动就直接打钱,而是通过详细的谈判来规划项目的资助,在此后几个月她一直与皮克林沟通资金的拨付、使用等事宜。

根据皮克林后来的回忆,在谈判过程中,安娜给了许多科学上的重要建议,如:怎样让哈佛天文台的仪器能够持续工作,特别如何让其中一部分在晴夜彻夜工作;如何招聘大量计算员来加快数据处理进度;如何让编制出的星表以合适的形式发表等。这些细节都体现出安娜作为一名科学家的专业能力。

1886年2月14日,安娜在回信中与皮克林为代表的哈佛天文台达成协议,成立“亨利·德雷珀纪念”(Henry Draper Memorial)基金(以下简称为“德雷珀基金”)。这个基金将资助皮克林领导的团队完成德雷珀的遗愿——拍摄并分类大量恒星光谱。

此前她所在的家族并没有将遗产捐赠给天文机构的先例,因此安娜的这个决定可以说是“违背祖训”的决定。连她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她的出资对天文学与宇宙学的影响有多深远。

按照计划,皮克林将用德雷珀基金招聘更多人员并购买照相使用的玻璃底片,这些人员将拍摄10万颗恒星的光谱,并将它们分类。这些恒星不暗于9等。绝大多数人的眼睛可以看到的最暗的星为6等星,9等星的亮度是6等星的6.3%。根据协议,这个在后来彪炳史册的星表的名称是“亨利·德雷珀星表”(Henry Draper Catalogue)。

这是一个史无前例、雄心勃勃的项目,资金以分期的方式支付,这是此前安娜与皮克林约定好的模式,有利于她定期考察项目进展,如果不如预期将停止资助。无疑这也是对皮克林团队的一个鞭策。在协议签订之后1周内,安娜就寄出1000美元作为这个项目的启动基金,并承诺在此后定期支付。(当时的1美元相当于现在的32美元。)

在皮克林获得捐助之前,哈佛天文台共有6名女计算员,且并非都属于皮克林的团队。有了安娜分期支付的资金后,皮克林招聘了更多女计算员。她们主要从事恒星的光谱分类工作,并将结果编制为德雷珀星表。

在皮克林团队中,男性天文学家负责观测、拍摄恒星,女计算员负责分析照相底片、对恒星的光谱分类并编表。德雷珀的外甥女莫里(Antonia Maury,1866-1952)也一度是其中一员。

在项目的一开始,安娜还是对德雷珀生前使用的天文台抱有期望,希望它与哈佛天文台联合完成德雷珀星表。[6]但哈佛天文台的快速进展使安娜意识到只有哈佛天文台可以完成这个壮举。此外,她无法招聘到满意的可在德雷珀天文台内工作的助手。因此,她决定将整个项目都移交给哈佛天文台。

1887年,皮克林提出28英寸望远镜有利于更快完成恒星光谱类型的确认,安娜慷慨地将它(这是她最爱的望远镜)捐给了哈佛天文台。此外,安娜还将德雷珀曾经使用过的11英寸(28厘米)与15.5英寸(39厘米)望远镜赠予哈佛天文台。哈佛天文台用德雷珀基金建设了专门的圆顶,用以安放这些望远镜。

1900年左右拍摄的哈佛天文台的照片(后期上色),前方的3个建筑由哈佛天文台建设,来分别放置安娜捐赠的德雷珀与她使用过的3台望远镜。│图源:Harvard College Observatory, Tom Fine

德雷珀使用过的11英寸折射望远镜安装于哈佛天文台之后的照片。│图源:Harvard College Observatory

2015年“出土”的原始记录表明,安娜还将德雷珀此前给28英寸望远镜镀银的化学工艺配方分享给哈佛天文台。德雷珀生前的相关笔记本与照相底片也被她捐献给哈佛天文台。

PHAEDRA项目整理出来的笔记本中关于安娜献出望远镜镀银工艺的记录。图片来源:Wolbach library, CfA

为了加快项目进度,安娜还购买了8英寸(20.3厘米)口径的新望远镜以及与之搭配的物端棱镜,将其送给哈佛天文台。这个望远镜被称为“8英寸德雷珀望远镜”。[6]

在恒星光谱分类的任务交给哈佛天文台之后,安娜因为身体变差等原因,基本不再继续从事研究工作,而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在自己家举办科学讲座和展览。不过,她会定期去哈佛天文台,了解工作进展。期间,她与威廉明娜·弗莱明(Williamina Fleming,1857-1911)、安妮·坎农(Annie Cannon,1863-1941)等女计算员成为好友。

1886年,皮克林团队拍摄并分类了不暗于6等的5400恒星与暗于6等的2400颗恒星的光谱。1890年,皮克林出版了第一版《亨利·德雷珀星表》,里面包含弗莱明等女计算员对10498颗恒星光谱的分类。1897年,莫里与皮克林合作出版了北天的681颗明亮恒星光谱的分类。1901年,坎农与皮克林出版了南天的1122颗明亮恒星的光谱分类。

这些进展都让安娜非常满意。每当哈佛的女计算员确认出新的光谱类型,皮克林等人就会将它们展示给安娜,安娜每次都会兴奋不已。[3]

在项目建立后的第二年(1887年),她决定不再将目标限定在恒星光谱的拍摄与分类,而是将目标扩大为观测一切与恒星有关的现象,[3]如恒星的星等,特别是变星的观测。

弗莱明(最右站立者)向安娜(右起第二,坐在桌子前)展示德雷珀星表的进展,图中其他人都是哈佛女计算员。│图源:Center for Astrophysics/Harvard & Smithsonian

坎农与其他哈佛女计算员用4年时间分类大量恒星的光谱,并将它们与此前确认的恒星的光谱库合并,编制出完整版的《亨利·德雷珀星表》。

安娜并没有等到见证这一壮举最终被完成的那一瞬间——1914年12月8日,安娜病逝,享年75岁。不过,她不会有遗憾,因为在她逝世前,当时尚未出版的《亨利·德雷珀星表》已编入约20万颗恒星[3],是此前计划的2倍。

从1886年建立德雷珀基金到1914年逝世,她用28年时间看着《亨利·德雷珀星表》的快速扩大。皮克林没有辜负她,而她的努力也足以告慰她英年早逝的丈夫。

为了表达对安娜的感谢与怀念,1918年12月出版的《亨利·德雷珀星表》第3卷以安娜的肖像作为卷首插图。在仅7行的简短前言中,皮克林说明了这个项目的缘起,并说:“因此,以她[安娜]的肖像作为这一卷的卷首插图显得非常适合……”此时的皮克林也已进入生命的倒计时。

《亨利·德雷珀星表》第3卷卷首插图的安娜的肖像。│图源:Linda Hall Library

1919年2月3日,勤恳工作了一辈子的皮克林逝世(他未等到德雷珀星表的第三卷出版),后面6卷《亨利·德雷珀星表》的出版事宜由坎农负责。1921年,沙普利(Harlow Shapley,1885-1972)成为哈佛天文台的新一任台长。

尽管沙普利人品颇有瑕疵,但他继续支持哈佛天文台进行恒星光谱分类等工作。坎农带领一批女计算员汇编《亨利·德雷珀星表》扩展表,里面包含部分天区的46850颗9等到11等星之间的恒星光谱(11等星的亮度是9等星的约1/6)。

最后,《亨利·德雷珀星表》及其扩展表共收录了35万9082颗恒星的光谱。为制作《亨利·德雷珀星表》而使用的玻璃底片达到120吨,它们至今仍保存在哈佛天文台。

《亨利·德雷珀星表》首次实现了对几十万颗恒星的光谱进行编表、分类的宏大目标,使恒星光谱分类迅速成熟。德雷珀星表为人类认识恒星本质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并惠及此后至今的天文学家。

坎农在编制《亨利·德雷珀星表》的过程中提炼出的“哈佛分类法”(一维分类法)迅速成为持续至今的标准分类法,仅有少量修改。

莫里给出的更复杂的分类法则为此后的恒星光谱二维分类法(颜色-光度)奠定了基础,并启发赫茨普隆(Ejnar Hertzsprung,1873-1967)得到“赫罗图”(Hertzsprung–Russell diagram),而赫罗图又被公认为恒星物理学的基石之一。

佩恩-加波施金(Cecilia Payne-Gaposchkin,1900-1979)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学位期间研究了坎农提供的恒星光谱照片,结合理论计算,她于1925年完成的博士毕业论文中首次提出:恒星以及整个宇宙的大部分物质是氢。

由安娜一手促成的《亨利·德雷珀星表》是天文学的一座丰碑。即使用最保守的说法,我们也可以说安娜的资助将恒星物理学这一学科推进了几十年。

事实上,安娜发起的这个项目影响的并不仅仅是恒星物理学。天文学家与天文学史专家杜利特·霍夫雷特(Dorrit Hoffleit,1907-2007)在1991年的一篇回顾德雷珀星表的发展历程的文章[6]中说:“几乎没有一个天文学分支没有从亨利·德雷珀纪念[基金]的成果中受益。如果没有德雷珀夫人(安娜)的远见与慷慨,人们将不知道皮克林和沙普利时代的哈佛[天文台]是否会变得那么卓越。”

安娜对皮克林团队的资助还推进了宇宙学的发展。皮克林团队的女计算员勒维特(Henrietta Swan Leavitt,1868-1921)发现了造父变星的周期-光度关系;哈勃(Edwin Powell Hubble,1889-1953)使用这个关系确定了几十个星系的距离,结合此前由斯里弗(Vesto M. Slipher,1875-1969)测出的其中一部分星系的退行速度,确认“星系退行速度与距离成正比”。这个结果意味着宇宙在膨胀(虽然哈勃本人并不这么认为),最终催生了大爆炸宇宙学。

安娜的资助为弗莱明、坎农、莫里与勒维特等女性天文学家的成才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基础。皮克林使用安娜提供的资金支付她们的工资,使她们能够在哈佛天文台专心工作,成为优秀的天文学家。在女性普遍难以进入科学界的100年前,安娜与皮克林成就了她们。皮克林是她们的严父,安娜是她们的慈母。

她们也代表“哈佛女计算员”(Harvard Computers)赢得了全世界天文学家与众多媒体的崇敬。哈佛天文台并不是唯一雇佣女计算员的天文机构,但哈佛女计算员是天文领域中最著名女性研究群体。

在皮克林逝世后,哈佛天文台每次招聘低薪甚至无薪的女计算员时,都有雪片般的求职信从世界各地飞来,这些求职的女性都以能够到这里工作为无上荣耀,坚信这里可以让自己得到最好的锻炼。而正是安娜的资助与皮克林的领导让哈佛天文台女计算员成为荣耀与成就的象征。

安娜同时还是亨利·德雷珀奖章(Henry Draper Medal)的设立者。1886年,她给美国国家科学院捐赠资金,设立了这个奖,用以纪念自己丈夫。

德雷珀奖章一开始奖励光谱研究与辐射研究两个领域的研究,后来奖励范围扩大到整个天文学以及与天文学密切相关的物理学领域杰出的原创性研究。

研究太阳辐射的朗利(Samuel Langley,1834-1906)于1886年成为第一个德雷珀奖章得主。皮克林于1888年成为第2个德雷珀奖章得主,德雷珀生前的竞争对手兼好友哈金斯(William Huggins,1824-1910)于1901年成为第6个德雷珀奖章得主。安娜的好友、德雷珀星表的主要编制者坎农于1931年成为第21个德雷珀奖章得主。

1985年之前,德雷珀奖章每隔1-6年颁发一次,间隔不固定。1985年开始,德雷珀奖章每隔4年颁发一次。至今为止,该奖共颁发50次,仅有56名天文学家或物理学家获得德雷珀奖章。获奖者中大师云集,其中有9人在获得该奖前或之后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7]德雷珀奖章因此成为天文学领域中的大奖之一。

从1886年给出第一笔资金到她逝世,安娜共向哈佛天文台捐献了25万美元;此外,她还通过遗嘱将15万美元的遗产捐给哈佛天文台,用于维护和研究几十万张底片。[2]这4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1200万美元。

在国家赞助科研的风气尚未流行,相关的制度也尚未完善的时代,私人赞助对于一些机构与个人的研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私人赞助往往直接决定了一个项目的生与死。

安娜逝世后,她收藏的大量文物、古董、挂毯、微型绘画和其他艺术作品被捐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安娜赠送给哈佛天文台的28英寸望远镜至今还在哈佛大学。她赠送给哈佛天文台的11英寸望远镜于1947年被后者送给中国(位于北京),但因为战乱而丢失。她赠送给哈佛天文台的8英寸望远镜则被送给波兰,波兰天文学家在此后多年用它继续研究物端棱镜光谱。[6]

正如坎农于1915年在《科学》(Science)杂志发表的纪念安娜的文章所说:“她的姓名将永远与天体物理学的科学荣耀地联系在一起。”[3]

她的姓名,安娜·帕尔末·德雷珀(Anna Palmer Draper),与繁星同辉。

你不知道的世界级调香师他们是商战的气味专家

Fran ois Demachy在为迪奥(Dior)调制香氛的过程中,始终不渝地沿袭迪奥的品牌精髓与专业技术,与女装设计师打造高级定制服时如出一辙。迪奥是为数不多的拥有自己专属调香师的香水品牌之一。这些调香大师们天生就有构绘香调的能力,运用天然精萃或合成材料,缔造或重释各异香气。并亲自环游世界选购至真至美的香氛原料,以至少可以分辨1500种气味的神奇“鼻子”来捕获最为美妙气息,只为重现脑海中萦绕不去的神秘香调,用最适合的音符与节奏来谱写出芬芳交响曲。

除了Fran ois Demachy,在调香界,超级鼻子SergeLutens的大名无人不知。这个调香天才出生在摩洛哥,却在香水王国的法国的巴黎找到了发挥自己才能的天地,他为迪奥工作过14年,并为迪奥创造了不少著名品牌。曾经震撼香水市场的FeminiteDuBois香氛就是他的杰作。Lutens创造过很个性独特的香氛,它们不但散发着飘逸的,令人浮想联翩的神秘香味,而且还具有诗一般的名字。给人以梦幻感。

娇兰第五代调香师帝埃里瓦赛(Thierry Wasser),自2008年6月成为娇兰的专属调香师。毕业于瑞士Givaudan香水学校,1993年加入知名的Firmenich 香料公司,于纽约研习长达9年,之后任职于巴黎Givaudan 创意中心。帝埃里瓦赛具备广阔的见解,也因其丰富的经历与对工作的热情,让娇兰第四代调香师Jean-Paul Guerlain与CEO Laurent Boillot邀请他加入娇兰,成为184年历史香水世家首位非家族血缘的调香师。2009年上市的Idylle甜蜜情人淡香精,是帝埃里瓦赛向全球发声的第一款女性香水。

此外,近代最有名的调香大师首推JacquesGuerlain。他是拿破仑三世皇帝指定的御用调香师,也是香兰世家娇兰公司的创办人。这个非凡的调香天才和超级鼻子还在人类对香料所知甚少的时候就能依靠他那丰富的想象力和新颖的创意,用百十种香料制出50款经典香水。著名的“蝴蝶夫人”、“一千零一夜”等都出自这位调香师。

Francis Kurkdjian是世界著名调香师之一,1949年出生在法国戛纳,他的童年都是在格拉斯度过的。2009年,他与Marc Chaya共同创办独立调香师品牌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并出任艺术总监与首席调香师。该品牌于2017年被路威酩轩集团收购。未来,他将兼任Dior迪奥首席调香师与Maison Francis Kurkdjian艺术总监。Dior迪奥香水化妆品宣布弗朗西斯库尔吉安(Francis Kurkdjian)将出任Dior迪奥首席调香师,负责品牌的香水创制与研发。

四、杰宾布里斯(Jabemin. Brice),国际调香师,出生于法国法兰西岛,他的父亲是一位化学家也是香料商人,Jabemin. Brice耳闻目睹,家庭环境的熏陶使他从小和化学香料有缘,天资聪颖,好学好问好动手,小小年纪就掌握了不少生物化学知识,从法国巴黎西岱大学(Universit Paris Cit)毕业后获得了化学学士学位文凭。25岁被德国柏林工业大学(Technische Universitt Berlin)授于博士学位,出于对各类香料的热爱和执着,2002年进修巴黎国际香水学院–法国ISIPCA,因为表达独特有张力和胆识,作品“东方致郁(Oriental depression)”“光影(Light and shadow)”“魅影(Charming shadow)”而一举成名,进修期间多次获得国际著名香水品牌原料商的资助合作。2012年加盟法国乐尔福香精公司的巴黎团队。曾为BVLGARI宝格丽、TOMFORD汤姆福特、博柏利、打造经典香水。

五、让-克劳德艾列纳是出生在法国格拉斯的一位调香师。Jean-Claude Ellena , JCE, 爱马仕的御用调香师,1947年:出生于法国格拉斯1963年:开始从事香水事业。1968年:任职Givandan。1976年:为Van Cleef & Arpels创造了First香水,这也是JCE的第1支个人香水。他参与创立了位于凡尔赛的Osmothque香水博物馆,记录香水历史,保存出现过的每一支香水成品与香水配方,是全球最完整,国际公认的香水资料库。

以法兰西的国花——玫瑰为标志的兰蔻(LANCOME)于1935年在法国诞生,现已成为闻名于世的化妆品牌。兰蔻由著名调香师阿芒珀蒂让(ArmandPetitjean)创办。1936年,他一举推出以兰蔻为品牌名的5种香水、粉底、口红及乳霜,奠定了兰蔻化妆品的三大系列:护肤、彩妆和香水。兰蔻最有力的历史见证是其最初的商标中代表三个系列的标志物:玫瑰——代表香水,莲花——代表护肤,天使——代表彩妆。后来慢慢演变,玫瑰成为兰蔻的唯一象征。

七、Dominique Ropion应该是当今技艺最高超的调香师之一,他似乎也是懂得天然香料知识最丰富的人,他的调香技术真的让人惊叹。他总是能想出新的调香方法,而且一定能成功,而其他的顶级调香师们的思想并不总是如此的开明,这就是Frederic Malle为什么他总是跟着Dominique Ropion一起为制作天竺葵男香工作了。他曾在罗尔公司(Roure Bertrand Dupont)培训实习,之后在佛罗勒欣斯公司(Florasynth)和德威龙公司(Dragoco)工作过。2000年,他又加入了美国国际香精香料公司(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

起源于法国格拉斯(Grasse),和Aime+Guerlain一样,Francoise+Coty也被看作是现代,CHARM KAISER从1925年开始研究与搜集自然界中各种气味,全心研制与生活有关的一切气味,例如:泥土、冰雪、手工巧克力苦咖啡、包括人体气味和城市的气味等等。这位执着的气味艺术家毕生致力于气味的研究,1936年正式成立气味博物馆(CHARMKAISER),CHARM KAISER香水于1938年正式在法国发售。代表作品:帝王之水(Eau deCologne Imperiale)、气味博物馆,雨后阳光(Apres LOndee)、姬琪(Jicky)、蓝调时光(LHeure Bleue)、蝴蝶夫人(Mitsouko)、满堂红(Habit Rouge)、盛装(Parure)、无名花园(Jardins de Bagatelle)、圣莎拉/轮回(Samsara)、香舍丽榭(Champs-Elys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