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莱昂德罗查韦斯

查韦斯 他是“救星”还是“狂人”

查韦斯一生中6次访华,是拉美现任领导人中访华次数最多的总统。昨日,中国驻委内瑞拉前大使王珍回忆,查韦斯喜欢吃中国菜,每次见到自己总称呼“兄长”,对中国的感情“真实、深刻而坚定”。

上世纪80年代,青年查韦斯从军后就阅读了很多著作,尤其是关于政治、军事问题的论断。1992年—1994年服刑期间,由于时间充裕,查韦斯阅读了所有已经翻译成西班牙语的著作。就任总统后,查韦斯仍保留着这个习惯。对于的一些论断,查韦斯经常脱口而出,甚至还能说出某段语录出自《选集》第几卷。

1999年10月,上台仅8个月的查韦斯在首次访华时就来到毛主席纪念堂,他对中国媒体说,“我崇拜”。在面对西方媒体时,查韦斯同样表示,“我一生都是的崇拜者”。

“我的年龄比查韦斯大,他一见我的面,就称呼我为‘兄长’、‘哥哥’,然后热烈拥抱。”中国驻委内瑞拉前大使王珍称,那时候查韦斯身体很壮,他的拥抱很有力量,一拍人肩膀,让人感觉一震。

王珍任大使期间,与查韦斯单独交谈过20多次。他说,作为国家元首,查韦斯不轻易接受驻外使节对他的宴请。但是,查韦斯接受过王珍的邀请,带着副总统和七八位部长到中国大使官邸做客一天,“查韦斯很喜欢吃中国菜,比如中国的烤鸭、海参、宫保鸡丁等,他把中国菜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2002年,委内瑞拉发生政变,查韦斯被反对派囚禁。在反对派要带走查韦斯前,他给王珍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形势已经难以控制,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永远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谈到查韦斯逝世后的中委关系,王珍表示,中委关系在查韦斯执政十几年来得到了很大发展,查韦斯一直将发展委内瑞拉同中国各方面的合作,作为其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委关系的根基很深,可以因为一个领袖得到推动,但是不会因一个领袖的离去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袁东振研究员认为,如果按照宪法规定,短期内举行选举,现任副总统马杜罗的胜算很大,赢得大选的可能要比反对派大。

袁东振说,马杜罗出身比较贫寒,虽然个人魅力比不上查韦斯,但是政治经验很丰富,一路从工会领袖、国会议员、国会主席、外交部长做到副总统。

袁东振认为,委内瑞拉还是保有民主传统,重新大选,无论最后胜出的是现在的执政党还是反对派,委内瑞拉国民都可以接受。国内出现动荡的可能性比较小。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长徐世澄认为,委内瑞拉的反对派目前还没有确定候选人人选,可能性比较大的还是反对派领导人卡普里莱斯。

徐世澄说,委反对派的力量也比较强,去年大选,国内45%的人没有投查韦斯的票,但根据现在的情况,马杜罗当选的可能性比较大。

“查韦斯逝世,委反对派的和可能会有,但是不会发生大的动乱,发生政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袁东振认为,委内瑞拉以后到底是左还是右,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是他强调,查韦斯在位近14年,对于委内瑞拉的影响非常明显,也留下了较为丰厚的政治遗产。

袁东振说,不管将来是谁执政,是马杜罗还是反对派,委内瑞拉之后的政策走向,应该都会和现在政府实行的一些政策保持一定延续性。去年大选的时候,反对派的领导人就曾公开表示,比较认可查韦斯的社会政策。

就在查韦斯逝世几个小时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便向委内瑞拉伸出了“橄榄枝”。不过,美国专家认为,委美关系改善前景不容乐观。

查韦斯去世后,马杜罗声称是“美国阴谋”导致查韦斯患癌。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部副主任皮科尼认为,马杜罗对美国的指控表明,他会延续查韦斯生前那种“处处指责美国”的做法。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美洲项目主任米查姆认为,美委关系最困难的时刻不是已经过去,而是尚未到来。

对此,袁东振认为,查韦斯一直旗帜鲜明的高举着反美大旗,但另一方面,在十几年中,两国闹归闹,但经济方面还是保持了基本正常的关系:美国一直是委内瑞拉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如果马杜罗上台,应该还是会维持现在的这种复杂而微妙的委美关系。